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2022-11-01 09:02

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新華社海南文昌10月31日電 題: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新華社記者

這是中國航天的又一次壯美騰飛——

2022年10月31日15時(shí)37分,文昌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,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在長(cháng)征五號B運載火箭的托舉下順利升空。


“夢(mèng)天”一飛沖天,承載著(zhù)中國航天人接續奮斗30年的飛天夢(mèng),承載著(zhù)中國人在太空擁有自己空間站之夢(mèng),更承載中國航天向著(zhù)星辰大海繼續進(jìn)發(fā)的航天強國之夢(mèng)。

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2022年10月31日15時(shí)37分,搭載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的長(cháng)征五號B遙四運載火箭,在我國文昌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準時(shí)點(diǎn)火發(fā)射,約8分鐘后,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與火箭成功分離并準確進(jìn)入預定軌道,發(fā)射任務(wù)取得圓滿(mǎn)成功。新華社記者 胡智軒 攝

海南文昌,秋風(fēng)拂面,椰林搖曳,云海莫辨。

隨著(zhù)01指揮員廖國瑞的口令下達,乳白色的長(cháng)征火箭像一條巨龍,噴吐著(zhù)烈焰穩穩升空,在海天之間劃下一道從容的弧線(xiàn)——

10月31日下午,長(cháng)征五號B運載火箭點(diǎn)火起飛,成功將中國空間站的第二個(gè)實(shí)驗艙——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送入預定軌道,發(fā)射任務(wù)取得圓滿(mǎn)成功。高頻機

攜“夢(mèng)”赴“天宮”,這已是長(cháng)征五號B運載火箭第三次托舉空間站艙段升空。

作為“空間站艙段運輸專(zhuān)列”,長(cháng)五B是我國目前近地軌道運載能力最大的運載火箭,具有強大的“爆發(fā)力”和“帶貨能力”。其運載能力達到25噸,整流罩長(cháng)20.5米,容積達到345立方米,能輕松裝入十幾個(gè)集裝箱,如此寬敞的空間,足以將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安安穩穩包裹其中,送上太空。

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2022年7月24日14時(shí)22分,搭載問(wèn)天實(shí)驗艙的長(cháng)征五號B遙三運載火箭,在我國文昌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準時(shí)點(diǎn)火發(fā)射,約495秒后,問(wèn)天實(shí)驗艙與火箭成功分離并進(jìn)入預定軌道,發(fā)射取得圓滿(mǎn)成功。新華社記者 李剛 攝

3個(gè)多月前“問(wèn)天”升空時(shí),媒體報道稱(chēng)它是“中國最重”航天器。如今,起飛重量約23噸的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已然超越“問(wèn)天”,成為我國迄今“最重”的現役航天載荷。

在問(wèn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任務(wù)取得“滿(mǎn)分”成績(jì)的基礎上,科研人員更進(jìn)一步對長(cháng)五B性能指標和生產(chǎn)過(guò)程進(jìn)行優(yōu)化,提高局部變形補償能力,又為4個(gè)助推器減少了24道焊縫……

“打一仗,進(jìn)一步?!?西昌衛星發(fā)射中心人力資源部主任趙新說(shuō),中國空間站建設,“穩要更穩,強要更強”。

15年前,黨中央作出重大戰略決策——在海南文昌建設我國新一代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。一聲令下,西昌航天人從川西高原來(lái)到椰林海島,開(kāi)始創(chuàng )業(yè)奮斗新征程,克服“高溫高濕高鹽霧”“強降雨強雷暴強臺風(fēng)”,野地荒郊里,崛起一座現代化的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。

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在文昌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整艙吊裝(資料照片)。新華社發(fā)

去年開(kāi)始,文昌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迎來(lái)空間站建造任務(wù)的高密度發(fā)射。從“幾年一發(fā)”到“一年幾發(fā)”,多項工作壓茬推進(jìn)、并行開(kāi)展。其中,有艱險有難關(guān),但更有向險而行、迎難而上。高周波機

“你這個(gè)計劃是假的?!笨戳藟?mèng)天實(shí)驗艙正樣研制計劃,一位同行脫口而出:兩年計劃具體到了“天”,專(zhuān)項計劃細致到了“工序”和“小時(shí)”,“不可能!也做不到!”

“但我們就是做到了!”回憶起兩年前的這一幕,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八院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計劃經(jīng)理劉慧穎無(wú)比自豪,“怎么做到的?干就是了!”

這是全員進(jìn)入“戰斗模式”和“沖刺模式”的兩年,是研究室門(mén)口日夜閃爍著(zhù)倒計時(shí)牌的兩年。夜深人靜,廠(chǎng)房里依舊燈火通明,辦公室仍是密集的鍵盤(pán)敲擊聲。團結一心,奮斗不停。最終,那份“日計劃單”一天不差完成,“夢(mèng)天”如期“夢(mèng)圓”。

航天人的攀登還遠未結束,空間站任務(wù)是攻堅戰,更是持久戰。

“‘建站為應用’,應用往前走一步,給我們提出的要求就高一分??茖W(xué)沒(méi)有盡頭,只有越來(lái)越深刻的認識、越來(lái)越詳盡的研究?!眲⒒鄯f說(shuō)。

創(chuàng )新永無(wú)止境

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2020年5月5日,為我國載人空間站工程研制的長(cháng)征五號B運載火箭在海南文昌首飛成功。新華社記者 郭程 攝

“拋整流罩!”

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在天宇間展露真容,朝著(zhù)空間站不斷靠近。

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全長(cháng)17.88米,直徑4.2米,乍一看去,與問(wèn)天實(shí)驗艙“長(cháng)得很像”,但更加渾圓、流暢:4個(gè)艙段中,工作艙通過(guò)對接機構與核心艙相連,是航天員艙內工作與鍛煉的地方,也是安裝艙內科學(xué)實(shí)驗柜的地方;資源艙安裝對日定向裝置和柔性太陽(yáng)翼;貨物氣閘艙和載荷艙則采用獨特的“套娃”設計,即氣閘艙藏在載荷艙的“肚子”里,是貨物進(jìn)出艙的專(zhuān)用通道。

“如果把問(wèn)天實(shí)驗艙比作‘國際機場(chǎng)’,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就是‘國際貨運港口’?!焙教炜萍技瘓F八院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總體副主任設計師孟瑤介紹,夢(mèng)天艙配置了獨有的載荷轉移機構和全自動(dòng)滑移的方形艙門(mén),載荷可以自動(dòng)進(jìn)出艙,不再只依靠航天員“帶貨”,大大突破了出艙次數、載荷數量與大小的限制。

在“夢(mèng)天”身上,充滿(mǎn)著(zhù)類(lèi)似的創(chuàng )意巧思:

在軌“放衛星”——夢(mèng)天艙配置有微小衛星在軌釋放機構,航天員只需在艙內把立方星或微衛星填裝到釋放機構的“肚子”內,再使用載荷轉移機構運送至艙外,到達指定方向后,釋放機構就會(huì )像彈弓一樣,把小衛星“彈”出去。

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2021年4月29日11時(shí)23分,中國空間站天和核心艙在我國文昌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發(fā)射升空,準確進(jìn)入預定軌道,任務(wù)取得成功。新華社記者 周佳誼 攝

共享機械臂——“天和”擁有大機械臂,“問(wèn)天”擁有小機械臂,“夢(mèng)天”沒(méi)有“手臂”,卻可以通過(guò)適配器和總線(xiàn)通信系統,指揮兩只機械臂“爬”到夢(mèng)天艙,輔助開(kāi)展出艙活動(dòng)、艙外維護、載荷照料等工作。

太陽(yáng)翼“二次展開(kāi)”——夢(mèng)天艙擁有與問(wèn)天艙同樣的“巨型翅膀”——柔性太陽(yáng)翼。收攏后只有18厘米厚,展開(kāi)后卻比一個(gè)羽毛球內場(chǎng)的面積還大。為保證交會(huì )對接的“又穩又準”,設計團隊首創(chuàng )太陽(yáng)翼“二次展開(kāi)”技術(shù),先部分展開(kāi)以滿(mǎn)足能量需求,對接完成后再全部展開(kāi),建立完整的能源系統。

還有太空“自動(dòng)門(mén)”,增強現實(shí)眼鏡……一個(gè)個(gè)獨創(chuàng )性的大膽設計,凝聚著(zhù)中國航天人的智慧與勇氣。

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建設中的文昌航天發(fā)射場(chǎng)1號發(fā)射塔架(2013年5月30日攝)。新華社發(fā)(屠海超 攝)

中國載人航天比世界起步晚了數十年,追趕的道路上,走的一直是自力更生、自主創(chuàng )新的中國道路。

2011年,國家正式啟動(dòng)空間站論證任務(wù),提出“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載人空間站工程體系”。

“我們的空間站從方案論證之初就圍繞著(zhù)三個(gè)關(guān)鍵詞:技術(shù)領(lǐng)先、時(shí)代特征、中國特色!” 航天科技集團八院空間站系統副總設計師柏合民說(shuō),“從起步的時(shí)候,我們就堅持必須要靠自主創(chuàng )新來(lái)打破技術(shù)封鎖,實(shí)現科技自強?!?/p>

“一個(gè)點(diǎn)一個(gè)點(diǎn)地攻關(guān),一個(gè)技術(shù)一個(gè)技術(shù)地攻克?!焙教炜萍技瘓F五院空間站系統電總體主任設計師梁曉鋒說(shuō),“現在,我們可以非常有底氣地說(shuō),中國空間站的核心元器件已經(jīng)全部實(shí)現國產(chǎn)化?!?/p>

征途永無(wú)止境

靜謐深邃的太空,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游弋其間。很快,它將與空間站組合體進(jìn)行交會(huì )對接,之后進(jìn)行平面轉位??臻g站的三個(gè)艙段將形成“T”字基本構型。

與“問(wèn)天”不同,“夢(mèng)天”不再配置再生生保系統以及睡眠區、衛生區,而是作為專(zhuān)屬“工作艙”,從而有了更充裕的空間和平臺,支持開(kāi)展更大規模的空間研究實(shí)驗和新技術(shù)試驗。

科學(xué)家們興奮地將它稱(chēng)為空間科學(xué)研究與應用的“夢(mèng)工場(chǎng)”。

“夢(mèng)天”圓夢(mèng)逐九天——寫(xiě)在中國空間站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發(fā)射成功之際

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空間站系統科研人員在進(jìn)行科研生產(chǎn)(資料照片)。新華社發(fā)

“它是三艙中支持載荷能力最強的艙段?!敝锌圃嚎臻g應用中心空間應用系統副總師劉國寧說(shuō),問(wèn)天實(shí)驗艙主要面向空間生命科學(xué)研究,目前裝載了8個(gè)實(shí)驗柜;而夢(mèng)天實(shí)驗艙配置了13個(gè)標準載荷機柜工位,主要面向微重力科學(xué)研究,可支持流體物理、材料科學(xué)、超冷原子物理等前沿試驗項目。

同時(shí),夢(mèng)天艙艙外還配置了37個(gè)載荷安裝工位,特別是載荷艙上配置了2塊可以在軌展開(kāi)的暴露載荷實(shí)驗平臺和1個(gè)固定式暴露平臺,從而實(shí)現更加徹底的“太空環(huán)境”實(shí)驗。

“我們預期做出具有國際水平的科學(xué)成果,揭示重要的科學(xué)規律,并同步推進(jìn)應用和技術(shù)轉移,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我國空間科學(xué)整體水平的提升?!眲鴮幍恼Z(yǔ)氣中難掩興奮。

作為人類(lèi)開(kāi)展空間探索的最佳平臺,建成空間站是中國載人航天工程“三步走”戰略的終極目標。如今,國家太空實(shí)驗室即將搭建完成,中國的空間科學(xué)研究和宇宙空間探索無(wú)疑將迎來(lái)一個(gè)激動(dòng)人心的飛躍。

那是一個(gè)充滿(mǎn)無(wú)限可能的未來(lái)。

“也是一個(gè)無(wú)比‘年輕’的未來(lái)?!眲⒒鄯f說(shuō),今天的航天團隊,70后、80后已成中堅,90后嶄露頭角。

劉慧穎提到一次交流活動(dòng),一位外國專(zhuān)家面對她們這批當時(shí)只有30歲左右的年輕人時(shí),發(fā)出情不自禁的感嘆:“很羨慕,中國有這么多年輕人從事航天工作,中國的航天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好!”

“起步即沖刺”的載人航天事業(yè),亦是一場(chǎng)接力跑?!艾F在,‘接力棒’傳到了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上?!焙教炜萍技瘓F八院增壓系統工程師魏東說(shuō)。

魏東出生那年,中國載人航天工程技術(shù)經(jīng)濟可行性論證舉行。當時(shí),俄羅斯和美國都有了自己的空間站,多國合作的國際空間站計劃也在探討中,但其中沒(méi)有中國的身影,“全世界都不相信中國人能飛天”。

如今,瑞士、波蘭、德國、意大利等17個(gè)國家的科學(xué)實(shí)驗項目被確定入選中國空間站。作為一個(gè)全球性開(kāi)放的平臺,中國空間站將成為持有合作和開(kāi)放態(tài)度的人類(lèi)太空之家。

中國載人航天在起步階段就規劃好的“三步走”最后一步即將落定,但中國空間站的建成絕不意味著(zhù)終點(diǎn)——相反,這將是中國載人航天事業(yè)新的起點(diǎn)。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總設計師周建平表示,新一代載人飛船和新一代大推力火箭都已在研制過(guò)程中。中國航天人“走得比夢(mèng)還遠”。


星空浩瀚無(wú)垠,探索永無(wú)止境。中國航天的征途永遠是星辰大海。